易博APP-首页

                                      来源:易博APP-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9 13:24:53

                                      到了5月10号,特朗普又炮制了一个新词——“奥巴马门”(Obamagate),在没有给出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奥巴马犯下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政治罪行”。

                                      但本届政府上台后,国会与总统涉华政策以往那种相对制衡基本消失,两者不仅协调出台了一轮轮对华冲突法案和政策,而且呈现出某种相互竞争看谁对华更强硬的现象。国会通过的一系列涉台法案,总统往往迅速予以签署,构成府会合作对华整体强硬的决策特点。这种互动关系存在内生惯性,确立后将很难改变,就此而言,美国在涉台议题上对华冲突政策将更为密集。

                                      尽管奥巴马于5月16日的高中线上毕业典礼的讲话中反击了特朗普,但是后者已开辟了新的“战场”,指控奥巴马和当时的副总统,也就是此时特朗普的总统大选竞争对手拜登滥用职权,试图颠覆他的政府。

                                      目前,中医药发展仍面临传承不足、创新不够的严峻挑战。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表示,如果能从制度上、体制上、机制上把中医药融入到传染病防治体系中以及整个重大疾病救治体系中,中医药的发展会更加主动,建议把中医药的相关内容纳入《传染病防治法》。

                                      首先,美政府与国会在包括涉台议题的对华政策方面已基本形成协调互动关系。2017年以来美国确立以战略竞争视角看待对华关系,并在各关键领域出台边缘化或压制中国的相对完整的政策体系,台湾是其中关键构成要素。中美建交后直至奥巴马政府下台,美对华政策制定中,国会始终是个“狠”角色,在台湾等议题上,不断以价值观、意识形态或地缘政治角逐等理由出台极端决议或法案,但总统大致而言对华政策处理较为务实,形成对国会的“约束”,美对华接触政策相当长时期内大致保持了稳定性与连续性。

                                      张智龙还呼吁,尽快修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增加发挥中医药作用的相关规定,以更好地落实《中医药法》,畅通中医药参与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的渠道,为发挥中医药的预防和应急处置,提供人、财、物的制度保障。

                                      其次,尽管目前美国官方依然宣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近年来国内多项立法却在降低一个中国原则的重要性。过去3年,美国会与总统协调在涉台议题上出台“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以及“台北法案”等文件,致力于加强与台湾官方往来、支持台湾扩大国际影响、继续对台军售等。这些政策已偏离以往美国在大陆与台湾之间搞平衡的通常角色,客观上起到支持“台独”的作用。这既是美国抛弃以往对华接触政策框架的反映,又是其对华竞争政策不断强化趋势的展示。

                                      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副组长张智龙认为,现行的疾病防御体系中缺乏中医体制设置,影响了中医药早介入、深度融合的发挥,张智龙建议,应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中的作用;推出中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轮转方案;调整中医药收费项目,促进中医药传承及创新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徐镜人的建议发现,今年两会他重点关注中医药创新研发以及如何扶持中药信息化。